她说

2016-11-02 13:18

“八岁以前,我都在巴东县城的小木楼中度过。听着三峡中长江的涛声入睡,在三峡船工的号子声中醒来……”叶梅这样形容三峡文化对自己的滋养。

三峡承载着童年的记忆

“同时,”叶梅说:“非常有意思的是,对待‘生’恰好相反。生是从婚姻从男女的交合开始的。一个女人出嫁她用哭泣来表现,那里有上万首‘哭嫁歌’。女人在她一生中最辉煌的瞬间,把她一生所有的留恋、期待、苦恨、幸福都用‘哭嫁歌’的形式表达出来。”

“在《撒忧的龙船河》中有一段‘跳丧’描写,表明三峡中的土家人对待生死,有它独特的表达方式。他们认为死亡只是人从一个门槛踏入到另外一个门槛,是生命形式的一种转换。‘跳丧’是即兴地演唱,中间一个大鼓,周围是土家汉子,绕棺而跳。有时跳3天3夜,甚至长达7天7夜。不是用眼泪,而是用歌舞把亡者送上去往另外一个世界的路上。”

荆楚网(楚天都市报)大学生记者陈博雷实习生张静

战国时期伟大的诗人屈原就出生在三峡。叶梅说:“屈原在他的作品中对天地的追问,正说明三峡文化是以浪漫主义为主的,与神灵对话,与天地融一……”

天地融一的浪漫主义文化

“‘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’、‘瞿塘峡口水烟低,白帝城头月向西’……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句;刘备托孤,昭君出塞……,一个个感人肺腑的历史故事;涪陵白鹤梁,丰都鬼城,忠县石宝寨……,一座座举世无双的历史古迹。”叶梅说,想到三峡,我们就会联想到她丰富的历史文化。

“从古到今的文人墨客在三峡留下了精彩的诗文,仅巴东就有300多首,为三峡增加了灵丽的诗意,增添了温柔和朦胧。”

舞蹈、诗文、歌曲,都是三峡文化的重要形式。叶梅介绍了其中独具特色的“跳丧”和“哭嫁”。

8月14日早上,湖北省图书馆4号楼报告厅里,大家都沉浸在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女作家叶梅宁静而深沉的讲说中。她的精神家园———三峡文化,把听众吸引到了那片神奇的土地。

在叶梅的几个中篇里,都若隐若现着一条蜿蜒九滩十八湾的龙船河,河旁便是龙船寨。她说,“在后来的小说创作中,我都多次运用了三峡文化中的素材,上世纪80年代时,一次在巴东看到江边的纤夫拉纤的情景,顿时觉得有一种强烈的心灵触动,所以才有了小说《撒忧的龙船河》。”

独特的“跳丧”和“哭嫁”